刘工:艺术是梦的诗

发布时间:2022-03-29 14:22:45 来源:网络

冬荷池塘100×80cm 2013

       艺术是梦的诗,不是写实,不是造作文艺,不是讴歌获取名第。在高科技时代,艺术还停留在写实表象,用造作文艺传达心驰神往,靠讴歌获取浮名虚利,这种所谓的“艺术”不是这个时代的精神。

风荷90×70cm 2013

      从艺术的时代性来说,当代艺术是半伪半真的托名。什么是当代艺术?从时间上来解释,特指今天的艺术;从内涵上来定义,特指具有现代精神和具备现代语言的艺术。当代艺术所体现的不仅有“现代性”的特征,同时还有艺术家基于当代社会生活的“当代性”感受。石涛名言:“笔墨当随时代”。如果把此言当成创新口号来引经据典,全然是断章取义。下一句是:“亦犹诗文风气之所转”。一目了然,石涛强调笔墨犹如诗文之风,反映时代精神。

荷塘雨声之十六 68×68cm

      时至今日,油画在中国已经热了一个多世纪,名家辈出,艺术教育也已西化,理应要用中国文化改造油画,成为中国艺术家表达心境的语言。就当代艺术而言,艺术精神在哪?不在复古镜像,不在制造离奇的笑料,真正的当代是时代的梦,是梦的诗。

枯荷70×50cm

       诗,志也、情也!诗乃文学之祖,艺术之根。诗性思维是中国人的一种情绪,也是艺术的真谛。每个时代的艺术都有梦的诗,有浪漫、现实、沉郁、哲学、思想。唐代的梦是荣泰,宋代的梦是精致,明清的梦是理趣。今天的梦是什么?是静穆。因为我们已经用技术可以获得荣泰、精致和理趣,所以静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精神。

枯荷雨声之十六 68x68cm

      黑格尔的“和悦静穆”与朱熹的“气象浑成”,都是强调艺术是自由的心灵显现在思想中,表现的是自由自觉的完美的人性。这是中西美学思想的高度统一和共识。朱光潜提出“艺术的最高境界都不在热烈”,把“静穆”自然视为一种最高的艺术理想。他说,陶渊明是真正达到“静穆”极境的诗人。古人尚在追求“静穆”极境,而今还在“热烈”中表现艺术,谈何心境慢下来认识美。

梦100×70.5cm 2019

      静穆,就是安静;安静,就是慢下来。关于美:速度快是快感,体育运动是快感的体验;速度慢是美感,艺术活动是美感的享受。当然,快感也包含美的享受,这种美是人类享受肌体运动的美。人除了享受肌体运动的快感美,还要享受精神运动的艺术美。因为快感充实和加速了人的生活节奏,所以速度改变了生活情境,这是现代工业给人带来了运动美。反之,艺术再加速运动美,人的精神连歇脚的空间都被占据,谈何享受心境之美。依我之见,艺术就是化梦为诗,表达怀忧的情感。历史可鉴,未来可期,静穆是过去那个时代的艺术精神,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真谛。

秋荷60×50cm 2013

      在一个高速发展的科技时代,艺术的价值在于慢下来体验心境。只有慢下来,才能感受静穆;只有慢下来,才能获得体验。物极必反,整天为追逐升官发财而“愁”的人享受“热烈”是刺激,那么渴望享受“静穆”就是奢侈。为此,速度感就成了非常奇妙的解释。速度快了,美的热烈感就成了旅游;速度慢了,美的自然感就成了旅行。为此,认识美是一种选择,也是一种放弃。因为“愁”是一种无奈的美感,所谓“不愁”则是一种贪婪的美颜,所以享受艺术就是慢下来悟寂。

秋荷100×80cm 2014

      悟寂,是超脱一切境界,认识美的本质。纵然,慢下来认识美,得意是儒家,失意是道家。其实,儒家也好,道家也罢,去了“家”的虚语高论,慢下来认识美,就是认识自己的心灵。因此,真正的艺术家是心灵的独白者,不是追逐快乐的享受者。对中国历代画家而言,隐是艺术的精神本源。现实是,能够真正做到隐,求其静穆者寥寥无几。

秋荷100×80cm 2017

      时穷节乃见,真正的艺术家需要隐心。有别于自封的隐士,不具目的性和不避世,不追求看似逍遥的生活状态。艺术家的隐心,需要不俗不媚,不攀不奢,具有忧患余生和独立思想的隐。正如吴冠中所说:艺术没有职业,是从苦难中总结出来的。由此,隐心才为心静,心静才能静穆和悟寂,是将自在的艺术精神置入作品,不求附庸,不与群芳争艳。
      所以,艺术是梦的诗。有梦,才有诗和远方;有梦,才有静和悟寂。

文章作者:刘工

向日葵120×100cm 2017

野性荷塘100×66cm 2015

夜色主义-夜巷70×50cm

夜色主义-月色村庄50×40cm

玉米地80×70cm2016

长城秋色80×70cm2016

      刘工,1964年出生,南京人。当代艺术家、自由作家。油画作品收录《中国油画名家》《中国收藏》《当代油画》等专辑,发表艺术评论三十余篇。出版《当代油画·刘工专辑》《野性与色彩》,长篇小说《紫陌尘事》,著有《中国潜流文化》《中国绘画的精神含义》《中国传世名画二十讲》等论著。